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第四百六十二章 沒有辦法反駁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白白顏卿 書名: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武霆漠豈會不知在自己感情的事情上,自己的妹妹很照顧自己的情感。他一個人去看看皇奶奶的時候,皇奶奶說,要不是你妹妹一直幫你說話,說讓你自己想清楚,我老人家哪管得了那么多。

    他很是感動,她一直默默的為自己的幸福著想。

    在皇奶奶那處,她幫自己擋著,拖延著,說服著皇奶奶理解自己的苦衷,還一直幫自己避開梁依凝。

    但在自己這邊,她害怕自己后悔,所以不斷的開導自己,為梁依凝說盡好話,為自己解開心結,要自己不能太過執著于那聽到的話,而后對感情變得偏執。

    她明明做得那么的好,為所有人都著想了。

    但梁依凝,就是要詆毀她,要污蔑她,討厭她。試問一個這樣不講理的凌依凝,自己怎么可能還接受得了。

    “靈惜。”

    武霆漠少有的叫她的名字。

    “這件事你不用擔心,哥哥會做好的,梁依凝,不會成為我們武家人。”

    他不會讓一個討厭自己妹妹的女人嫁進來。

    她不配。

    顏樂微蹙著眉,有些無奈。

    “其實梁依凝挺好的,只能只是和我天生不和,只要我不去招惹她,她會好好的,不是嗎?所以...”

    她的所以沒說完,被武霆漠打斷。

    “沒有所以,你不用為了她,委屈自己。這是我們的家,不是她的。”

    武霆漠懂得她的意思,她想要為了不激怒梁依凝,委屈她自己。

    穆凌繹第一次很是贊同武霆漠說的話。

    自己的顏兒,沒有必要受委屈的。

    她只管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梁依凝討厭?

    關自己的顏兒什么事情,那是她的事情。

    自己的顏兒那么好,那么可愛,憑什么要為了她委屈了自己。

    他想著,將身前的顏樂抱得更緊。

    “顏兒不要委屈自己,可懂?”他極為的小聲,提醒著她不要壓抑自己的天性。

    顏樂緊握著穆凌繹的手,安撫他。

    而后對武霆漠說出她其實最擔心的一句話。

    “可是佑之國要來和親了,我怕皇帝會讓梁依凝犧牲她的幸福,嫁給那個佑之國的二皇子。”

    這樣的一句話,讓武霆漠沒辦法麻木。

    他遲疑了很久很久。

    他在心里想,佑之國是尹祿,佑之國是敵人,她嫁過去等于進了深淵的。

    但是,在一陣糾結之后,他還是沒辦法做出娶她的決定。

    “讓她自己選擇吧,我...已經不愛她了,真的沒辦法給她幸福。”

    顏樂這次沒有再去說理,只是再次要他確認他的決定。

    “哥哥真的要將她以后的人生和你的,徹底劃分開嗎?”

    武霆漠緊蹙著眉,并沒有一分的躲避,看著顏樂,重重的點了頭。

    “好,哥哥想清楚了就好,”顏樂沒有在糾結了,也打算這事就告一段落了。

    武霆漠看著她,還是延續著他一貫的行事風格。極快的就用笑容來掩飾他內心的所有想法,看著顏樂,想要和她一起起身。

    “粥應該是溫的了,哥哥陪你去吃。”

    他說著,起身的動作被顏樂制止。

    “哥哥~你還不能下床,要好好的養傷。”

    顏樂的反應很快,動作很輕柔,將武霆漠推到軟褥之上,不要直起身。

    “武將軍放心養傷,我會照顧好顏兒的。”穆凌繹的聲音淡淡的,但帶著做保證的認真,他不想他逞強,然后自己的顏兒會擔心。

    武霆漠相信有穆凌繹在,自己的妹妹確實會被照顧得很好,所以也不逞強了。

    只是他突然想到,“你們今天這是要去哪?”

    顏樂答得極輕快,“哥哥!我終于要出去玩了!還帶很多人去!”

    她喜歡這樣的感覺,是從未有過的體驗。

    “很多人?”武霆漠不解的反問。

    “對!”顏樂答得很迅速,“有封年,赤穹,顏陌!”

    她極為的雀躍,覺得封年和赤穹,還有顏陌,他們其實都和自己一樣,對這里其實是極為的不熟悉的,所以,大家都是帶著新鮮感去的。

    但她話落,武霆漠和穆凌繹極快的說出同一句話。

    “顏陌不能去。”

    “顏陌不能去。”

    兩人的話重疊在一起,而后不覺的對望了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眼里的神情。

    顏陌——現在被人滿京城的找。

    他的身份很不簡單,這樣出去被發現了會惹來很多麻煩的失去,會將危險帶給自己的妹妹,自己的顏兒。

    但顏樂不解,所以下意識的回答:“大哥同意我們出去玩了。”

    武霆漠聽著這話,極快的意識到一個問題。

    “你問過大哥的意見?”他驀然察覺到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自己的妹妹會詢問之前管著她的大哥了。明明之前她那么討厭他對他的束縛,是不是其實除了穆凌繹這件事她永遠會偏袒,不會讓步之外,其實很多事情她都是可以接受的。

    也就是說,她其實從來就沒有想過和誰反抗什么,她只是在穆凌繹這件事上,出奇的堅定。

    所以只要不去觸及穆凌繹,將他們分開。她就會很乖的待在家里,甚至連出門都會詢問一聲,告知一聲的。

    顏樂看著武霆漠,點了點頭,很是坦然。

    “對呀!大哥說好,大哥真好!”顏樂除了對穆凌繹從未吝嗇過夸獎外,其實對武宇瀚,也從未吝嗇過。

    她每每說到自己的大哥,就會露出崇拜的目光,順帶一句他很好。

    武霆漠意識到這一點,很是不屑。

    “哼!大哥真好!我第幾遍聽了?怎么沒聽過一句‘哥哥真好’的呢。”

    他雖然幼稚的爭寵起來,但心里已經知道,大哥沒有阻止分毫,是他不知道顏陌的事情,還不敢讓她失望,畢竟每當她問一句好不好,可不可以時,眼里的光都太耀眼了。

    那憧憬的光芒,太過美好,誰會舍得熄滅。

    穆凌繹會維護,會守護,他們作為哥哥的,更應該如此的。

    雖然他們做的,比他慢,但以后,他們一定會盡力做好的。

    顏樂聽著武霆漠的話,笑得歪到到穆凌繹的懷里,她對著武霆漠,無聲,但卻口型十分清晰的說出兩個字。

    “幼稚!”

    她說完,就拉著穆凌繹跑出去,也不喝粥了。

    穆凌繹意識到之時將她拉住,想帶她順路會玉笙居吃,但被她撒嬌祈求起來。

    “凌繹~顏兒不想吃,顏兒可以不吃嗎?”

    她看著他牽著自己的手已經走進要回玉笙居的小道,在他的身旁祈求著,試圖改變他的決定。

    穆凌繹將顏樂摟進懷里,聲音極為溫柔的說服她。

    “顏兒乖,得吃了才能吃藥,才能快些好起來。”他說著,還是護著她往玉笙居走。

    顏樂覺得吃不下,但她想起來了,自己的凌繹也是需要吃的,所以沒爭論什么,回到玉笙居之時見大家也才剛吃完。

    穆凌繹沒有給封年出聲的機會,直接招了盼夏,帶著顏樂進了屋子。

    盼夏跟進了屋子接了傳膳的指令,更接下了將門關上,然后讓顏陌先帶著封年和赤穹將侯府逛一圈再說。

    盼夏眼里含著狡黠,極為喜歡自家姑爺的這個主意,極為歡快的和穆凌繹說:“姑爺想得真周到!咱們侯府不大也不小,讓那封公子和小少年逛上一圈,足夠您和小小姐安安靜靜,恩恩愛愛的用完早膳了!”

    顏樂對于盼夏的話反應極為的歡樂,笑著調侃道:“盼夏~你懂得很多呦,還懂得我和凌繹會時時刻刻恩恩愛愛!小姑娘家,不知羞的想了很多事情呢!”

    盼夏和顏樂也是極為的熟悉的,特別是顏樂從不和她計較什么,惹得她說話也毫無顧慮起來。

    “小小姐~盼夏可沒有秀恩愛什么,怎么會提到羞呢!不過說回來,小小姐懂得確實比盼夏多了。”她說著,輕佻著眉毛要顏樂看向一直抱著她的穆凌繹。

    顏樂失笑著,傲嬌的哼了聲,自負道:“那是!”

    盼夏不再玩笑,關了門去辦事,留下穆凌繹和顏樂單獨在屋里等著。

    門一被關上,穆凌繹就將顏樂的,身子,掰回來看向自己。

    他原本是要開口的,但看見她盈盈的笑臉,就沒了要言語的念想,直接穩住了她的唇。

    他用力的深穩她,惹得她嬌闖聲不停,而后綿軟的,攤倒在自己的懷里。

    顏樂氣息渾亂著,聽見屋外密集的腳步聲,怕別人聽見,趕緊捂住自己的嘴。

    她粉拳砸在穆凌繹的,胸膛上,一雙水眸帶著淡淡的責怪之意。

    穆凌繹失笑著,將她柔軟的手握在手心,無視著門前的身影越來越近。

    “顏顏和師兄回來用膳還用關門?”

    封年站在面前,無視擋在自己身前的顏陌,直接對著屋里喊話。

    他覺得自己真的越來越厭惡穆凌繹了,為什么他要時時刻刻的霸占著顏樂,將顏樂與他人隔離開來呢。

    他緊盯著屋門,很想激顏樂撇下穆凌繹,然后出來。

    但他話落,回答他的,是他最討厭的人——穆凌繹。

    “師弟要領下我們夫妻的好意,好好的游玩侯府才是,到門前來關心我們夫妻倆是何意?”

    穆凌繹的聲音,帶著少有的輕佻,透過屋門傳到封年的耳里。

    封年臉上那邪魅輕浮的笑變得僵硬,對穆凌繹話里那不容忽視的夫妻字眼很是嫌棄,但又沒有辦法反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大漢神醫嫡女在上:殿下,請自重!亂三國之呂布折腰令率土風云起漢末明末之草木皆兵殊途難同歸穿越大宋重拾舊山河笙歌雪刃海州庶氓重生三國之上將潘鳳盛朝博物紀重生三國之我為皇帝

如果您喜歡,請把《暗影統領的公主妻第四百六十二章 沒有辦法反駁》,方便以后閱讀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群英会电子走势图app